游泳

终极小村医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瑶花派师祖

2019-10-12 20:53: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极小村医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瑶花派师祖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听到龙小山的话。

花想容厉斥一声:“狂妄。”

她是剑阵核心,此时腾空而起,猛的将手中长剑挥出,那只由剑气凝成的飞凤烈嘶一声,震开双翅,俯冲而下,庞大的剑势充塞了整个天空,哪怕是大宗师在此,都要血溅当场。

“来得好。”

龙小山却丝毫无惧,原本内敛的气息,陡然狂暴冲出,血魔之力和真元同时燃烧起来。

青红双色烈焰熊熊燃烧。

他长枪一震,噼里啪啦!

长枪上大量的符文解锁起来,一道道金色雷光喷薄而出,龙小山持枪而上,人与枪合,化作了一道金色的雷龙。

昂——

那金色雷龙夭矫而上,丝毫庞大的剑压,与那张牙舞爪的飞凤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刹那间。

恐怖的力量爆开。

所有人只感觉那烈日当空一般,将整个瑶山都照得雪亮一片。

紧接着。

轰隆隆的声音震得瑶花派的玻璃都破碎了,大量瑶花派弟子更是死死捂住耳朵,惊骇的趴到地上。

狂暴的劲气,直接把虚空撕扯成了混沌。

一阵爆响。

那飞凤剑势居然被雷龙冲破了,包括花想容在内的瑶花派十三高手,被那狂暴撞击之力震得四散飞出,宛如天女散花般倒在地上。

而那撕裂了飞凤的雷龙,依然不止,呼啸擦过她们的头顶,纵贯了整个瑶花派的上空,才渐渐消散。

天空中残留着一道金色的枪痕,仿佛将天空分切成了两半。

一枪之威。

恐怖如斯!

整个瑶花派死寂一片。

众人无不骇然。

看着天空中那身上依然光焰燃烧不止的男人缓缓落下,花想容吞咽了一口唾沫,连绝剑式都被这男人轻易破去,这男人到底是谁。

绝剑式乃是瑶花派镇派杀招。

此剑一出,便是大宗师都要喋血当场。

隐门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恐怖的家伙。

龙小山虽然名震华夏,如日中天,可是瑶花派一向避世,哪怕听说过龙小山,也没有人见过。

正在花想容长叹一声,想要低头时候。

忽然一道恐怖的气息,从瑶花派深处升腾起来,宛如大日横绝在瑶花派上空,一道清冷中带着沧桑的声音,更是响彻瑶花派上空:“哪位道友,法驾光临,在我瑶花派大打出手。”

听到那声音,

瑶花派诸人齐齐露出喜色。

“是师祖。”

“师祖出来了。”

龙小山凝眉望去,眼神微缩,此时月正当空,在那圆月之下,正有一曼妙身影踏月而来,龙小山眼中金焰跳动不止。

这踏月而来的女人容貌清冷,宛如月宫仙子,但是龙小山却从她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还要在天绝王之上。

这瑶花派居然坐镇着这么强大的高手。

那身影看似曼步而来,但几个呼吸,便到了龙小山等人面前。

这是一个很难看出年纪的女人,乍一看容貌不会超过三十岁,容貌倾城,比花想容这个瑶花派掌门还要漂亮一筹,可是给龙小山的感觉,绝对无法和妙龄女子联系起来,尤其她的眼神,充满了一种悠远的沧桑,好像比师正卿,天绝王还要古老一些。

“师祖。”

花想容等人连爬起身,到了这女人面前,跪拜下来:“弟子们等无能,让人闯入了瑶池,还被其打伤了。”

看着气息紊乱的花想容等人。

瑶花派师祖眉头一皱,抬眼朝着龙小山看去,宛如冷电射来,龙小山浑身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他眯了眯眼。

光是一个眼神,就让他皮肤生出感应,这瑶花派师祖的精神力好生厉害。

“你是何人,到我瑶花派行凶。”瑶花派祖师冷冷道。

龙小山抱拳道:“在下龙小山,听闻瑶池灵泉名闻天下

,一时见猎心喜,没有知会贵派,是我的错,不过这灵泉天生,我也只是借用一下,和贵派门人也致歉过了,至于行凶,也谈不上,她们对我动手,我只是略微反击而已。”

听到龙小山轻描淡写的话,瑶花派众人心中大怒。

正欲反驳,可是花想容忽然脑中被一道电光划过一般,色变道:“你就是龙小山?”

“哦,你认识我?”龙小山平静道。

花想容脸色霎时变得难看,眼中蕴含一丝恐惧,龙小山这个名字,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哪怕瑶花派一向避世,很少介入隐门纷争,但也不是与世隔绝。

毕竟也是属于隐门大派。

龙小山前段时间,灭了半个隐门,连斩四位大宗师和数十位宗师,更有数千隐门大军在万龙山覆灭,杀得隐门腥风血雨。

在隐门中,魔头,杀神,灾星,等词全都不吝加到龙小山身上。

要论龙小山如今在隐门中的凶名,恐怕往前推几百年都找不出第二个来。

不是他实力强到几百年无人能敌。

而是杀掉的隐门中人,龙小山绝对是第一。

花想容也没想到这个隐门的不世杀星,居然会降临到瑶花派,她的身子微微颤抖,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人的名树的影,龙小山的凶名太盛,她想不害怕都难。

“想容,何事如此惊惶?”瑶花派师祖见花想容如此失色,皱眉不满。

“师祖。”花想容连走到她身旁,低声耳语起来。

瑶花派师祖脸色微微变化,最近她收了一弟子,一直在闭关调教,已经很久未出关,倒是不清楚,隐门居然生出如此剧变。

又听得后来。

瑶花派师祖陡然色变:“你杀了陆敬修。”

“陆敬修?你说天师道的那个老头,不错,”龙小山想了一下才记起来陆敬修是谁,弹了弹指甲道:“你认识他。”

瑶花派师祖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似乎想到了一些尘封的往事。

“你擅闯我瑶花派禁地,我可以不与你计较,但是你杀了小修子,我今天决不能放你离开了。”瑶花派师祖闭眼长叹一声,再睁开,眼中已是一片漠然。

抬手便是一掌压来。

丝丝冷月清辉凝于瑶花派师祖掌心中,宛如一泓明月从天而降,压得龙小山身体低伏下去,龙小山冷笑一声,他不知道陆敬修和眼前这瑶花派师祖是啥关系。

不过对方要战,那便战!

(本章完)

永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鹤岗治疗阴道炎方法
齐齐哈尔妇科医院
永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鹤岗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