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苍雷的剑姬 第184章 下雪了

2019-10-12 21:34: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雷的剑姬 第184章 下雪了

恶魔没有来,这群蝙蝠翅膀和那些神仆一样放起了我们的鸽子;当然艾莉希雅也没有真的把她的宝贝妹妹送给我——艾蜜琳娜也不可能会同意——在厚着脸皮又住了几天后,仍然不见对方动静的金发大神后选择了放弃,叮嘱完艾蜜琳娜留意预警魔法阵便钻进衣柜回老家去了。~

在这段令人蛋疼语的时间里,辉明高中乃至峫城的大多数学校都举行了期末考试。虽然在海洋上浪了一些日子,不过回来后我有幸得到了蓝羽学姐的辅导,因此后的结果并不算太糟糕,足以开开心心地过寒假。

本人忠心地感谢艾莉希雅大神没有在我考试的时候整出些什么奇怪的事情来!

呃,上面这句不算。总之由于预想中的敌人没有展开任何行动,峫城乃至世界都显得非常平和。所有人都在欢喜庆的气氛当中准备迎接年,大街上到处都可以看见各种促销活动以及成双成对恩恩爱爱的情侣与许多手持镰刀火把的fff团,端的是比热闹。

峫城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导致冬天并不会很冷,顺带一些树木的叶子也继续保持着生机勃勃的绿色。时不时能够在树梢上看见几只过冬的鸟儿,探头探脑地打量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偶尔还可以遇上飞到城市里来找食吃的海鸥,也不怕人,就那么萌哒哒的站在附近好奇地歪头看着你。

这便是我于此处出生并长大的城市,总能给人一种温暖悠闲的感觉。

而现在。这座城市正在被我的宝贝妹妹梦云当成她和自己小相好的超级游乐场。

自从开始放寒假后,梦云就和柯尔柏天天黏在了一起。尽管他们俩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有时候还单纯愚笨得让人好笑,但毕竟两人的交往还算顺利。初我还奉老爸的秘密指示去暗中盯梢,不过在连续几次都完完没有见到任何能晃瞎狗眼的闪光之后,我便非常干脆的放弃了。

人家两小家伙甜甜蜜蜜地玩初恋呢,拉个手都要脸红心跳好半天;又不是见面第二天就能带去旅馆滚床单的成年人,没啥好担心的。

至于把整座城市当成战场的艾蜜琳娜则完没有半点打算过节的样子,放寒假后金发少女基本上每天都会到市内仔细搜寻贝洛克的踪迹,某些时候还会把我也拽上;但狡猾的恶魔每次总能提前逃掉。我和女孩唯一的收获就只有设置在城市下水道里的临时基地和几株喜欢跳小苹果的绿色植物而已。

娜芙伽的《侵蚀》游戏按部就班的开始了公开运营。玩的人非常多。凡是ai妹子捣鼓出来的游戏基本上都是精品,因此许多人都慕名而来;过来看热闹瞧鲜的人也不少,反正是游戏。结果那天史前例的出现了游戏登录不上去必须排队等候的情况——尽管娜芙伽只用不到五分钟就将其解决了——并且成为了第二天各大媒体的头条闻。

一切的一切都很平淡,没有人知道上面那些大人物正在想着怎样卖掉平民换取包括他们自己在内的所谓人类精英的生存权、也没有人知道异世界的恶魔正在盘算着派出小股精锐部队过来架设位面通道。大家都在过着和平常一样的生活。便连知道这些的我也渐渐被节日的气氛所感染。高高兴兴地开始准备过元旦。

今天是这一年的后一天。等到艾蜜琳娜和梦云回家吃过晚饭后,我们家便坐在电视机前一边看节目一边等待年的来临。

就在这时候家里的座机突然响了——几秒钟前站起身打算去洗手间解决内急的我顿时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对象。

“好好好,我去接还不行么?”满头黑线的我禁不住冷汗涔涔地举手投降道。“拜托你们别再用那种恳求的眼神望着我了,咱有自知之明的,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帅哥。”

“不要废话和臭美了,去接。”父亲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说,“如果是诈骗就直接挂了。”

年底了试图通过秀智商来骗钱的家伙们也随之增多了起来,于是我抱着足够的警惕走到餐桌附近的旁边将话筒举到了耳边:“喂,请问是哪位?”

“啊,小翼。”没想到居然从里面传来了蓝羽学姐的声音,“年乐……好像太早了一些?不用在意这个。明天你家里有什么预约吗,比如家人一起出去玩之类的?”

“完没有。”我说着忍不住奇怪地问道,“怎么了学姐,你找我们有事吗?”

“嗯嗯,其实是这样的。我父亲说他由于工作太忙今年元旦没法回来陪我了,所以我就想找朋友一起过节日,也好图个热闹。”稍微停顿一下后,蓝羽学姐有些犹豫地问道,“因此,小翼。我明天能不能到你家去做客?”

这绝对是上天赐予的棒的年礼物了,我忙不迭连连用力点着头道:“当然可以!你什么时候过来?早上么?”

“天气预报说明天是个温暖的大晴天,那就早上好了。”得到我肯定回复的学姐语气听上去显得很高兴,“我上午大约九点钟过来,可以吧?”

“好,我在家等着你。”我整个人此刻幸福得都上去了,“老爸老妈他们知道这个消息后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啊哈哈,总之明天就多有打扰了。到时候再见吧,先挂了。”

“k,那就说定了。拜拜。”

待我去过洗手间回到沙发边时,母亲不禁奇怪地打量着我,问道:“瞧你这满脸得瑟的模样。刚刚那是谁的?”

使劲儿拍了拍脸颊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后,我这才看了一圈众人认真地说道:“是蓝羽学姐打来的。学姐的父亲由于工作很忙没法回来陪她,所以她才会想要到朋友家过元旦。也就是说,明天早上蓝羽学姐要来咱们家做客,我已经答应了。”

“居然主动引发修罗场,真不愧是我的儿子。”老爸眯起眼睛严肃地冲我点着头道,“明天你可要好好表现才行。”

修罗场你妹!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有在同时攻略两个妹子的?

当然我并没有说出去,反倒是坐在旁边的艾蜜琳娜抢先开口道:“蓝羽明天要来吗?那我就不出去找贝洛克了,在这里多陪陪她吧。不过,蓝羽只说她父亲没空回家,但她的母亲呢?”

我们所有人闻言顿时忍不住面面相觑。说起来便是平日在社团里天然呆也从不提起她父母的事情

,所以我对此完不得而知。

“嘛,明天等学姐来了再问问她吧。”我耸了耸肩膀随意地说道,“或许学姐的母亲也是科研工作者,目前正和她父亲在一起呢?”

而且我并不认为生下了拥有着傻呆萌属性的学姐的那位同样脱线粗神经的科学家父亲能够找到同事以外的伴侣——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说的也是。别管这些了,大家继续看节目吧。”母亲做着后的总结,同时也结束了这个话题。

——————————————————我是看节目的分割线——————————————————

午夜、或者说年来临之后,我们家人便纷纷互相祝贺然后各自返回房间睡觉去了。虽然年晚会还在继续,不过毕竟明天早上蓝羽学姐要来做客,弄得太晚显然不太合适,还是早点洗洗睡的好。

迷迷糊糊中,我是被一丝寒气给冻醒的。

这很奇怪,尽管峫城的建筑不会采用防寒技术,可再怎么说这儿都靠近赤道,冬天从来不会降温到5度以下;我人又在被窝里,咋会感觉到寒意呢?

总不会是我尿床……这句不算!

伸手摸了摸,确认这不是我有尿床也不是因为在梦中对某个女孩子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而造成的现象后,我忍不住疑惑地把脑袋探了出去。

一股寒气立刻扑面而来,让我整个人禁不住当场打了一个哆嗦。

这气温少说也在零度以下了喂!

深吸一口冷气并成功地让气管感觉到刺痛之后,我昏昏沉沉的脑袋终于清醒了过来。

房间里没什么变化,既不是我昨晚睡觉前脑袋抽风打开了空调的冷气也不是某个智商只有9的妖精正在试图捉弄人,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我翻身坐起开始穿衣服准备起床,毕竟被窝里面的热气正在迅速消散,继续这样赖着也不是办法。不过房间里的气温实在是低得有些离谱,让我忍不住跑去衣柜那里取出厚厚的毛衣套上这才感觉到了暖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我走到边想要推开户看看外面的气温是不是也这么低,但我的手刚抬到一半就僵在了空中。

放眼望去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银装素裹的各种建筑、树木乃至其他东西彻底晃瞎了我的氪金狗眼。

靠近赤道位于海边常年气温都不曾到过零下的峫城,竟然下雪了!?未完待续

济南哮喘病医院董茂利
有人在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治好吗
济南哮喘病医院张加兰
到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怎么坐车
济南哮喘病医院张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