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柏油路

2019-09-13 04:0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柏油路有二华里,经过干干净净的县医院、有些神秘的人武部,再经过人声嘈杂的汽车站,会拐入一个行人稀少的小路,大约有一米多宽,小路也是柏油路,青青的路面上有散碎的石子,小路年久失修,一到下雨天,路面上沾满了团絮状的泥土,不远就是郊区。一望无际的田野和不远处的村庄会告诉你什么是城乡结合部。直走,再左拐,就是我父亲的单位,水泥柱子大门,进了院子,高大的法国梧桐在夏天投下片片凉荫。院子里有一口水井,单位的人把西瓜吊到里面降温,味道绝对比现在冰箱里面的水果好吃。不过没有现在的冰箱方便,现代。
那时我沿着这条柏油路去上高中。清晨五六点钟就要爬起来,早操,早自习,中午十二点放学,回家吃饭。下午何时回来呢,忘了。晚上还有晚自习。拐入小路没有路灯,单位的孩子结伴而行。那时流行邓丽君,伙伴们一路靡靡之音,那时电影《少林寺》红火,伙伴们一路打打闹闹,见了一棵小树也要试一下身手,那时中国女排首次登上世界冠军宝座,伙伴们放学了去到相邻的单位看电视,铁榔头郎平,砰砰!
天刚放晴,放学了我往回走。小路上沾满了泥巴,还有一个水坑。正当我绕过那个水坑时,许杨出现了。许杨怎么会在这条路上出现呢?她又不是我们院里的人。当她快步走到我前面时,我一下从她那摇晃的两条小辫子上认出了她。她有一个月没来上学。听说她已经参加工作上班,是拿工资的人。本当让她悄悄地过去算了,因为同班男女生不说话。但我这个人爱说话,她又是参加工作的人,不再是学生,于是我问:这不是许杨吗?你上哪里?她快速地转身,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我:你是我们班的吗?我参加工作以后把大家都忘了。我说:噢噢,是这样,你走吧。我有点愤怒,又有点诧异,还有点不甘,又觉得自已无聊和没趣。你这个许杨呀,怎么这么没礼貌呢?你应该稀里糊涂地说:噢,是你呀,我去那边。再说一个班的同学,相处快二年了,怎么说忘就忘啦?!也怨自已:人家都把你忘了,你还搭什么腔。
许杨的身影渐渐隐没在绿色的田园,我也回家吃饭。现在想想,许杨就是那路边青黄色的小草芽儿,你随意间的低头可能看到了她,但是她不是一朵芬芳的花朵,没有诱人的香气,她不娇艳,也不夺目。她用她的平静朴实刻录在你的记忆深处。她成绩中等,长相一般,关于她的家庭,我好象也从来没打听过。她和那个女生最好?她坐在教室的前边还是后边?操场上怎么从来没见过她的身影?
这几乎是霎那间的错身而过一转眼就是二十多年。许杨把我忘了,我也把许杨忘了。二十多年来,我三次参加高考,经受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煎熬,终于考上了一所大专。大专毕业以后我托关系走后门才分到现在的单位。娶妻生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似地过生活。每天走马灯地上班,下班,起草公文,接送孩子,到县委县政府讨文件,业余和亲戚朋友同事同学喝酒,我还得了一种奇特的精神病,每天病恹恹的,日子就是年轮,一圈绕一圈地就过来了,你也不知它什么时间留下了痕迹;日子就是树叶,绿了黄,黄了绿,年年岁岁没有尽头;日子就是树根,根须顽强地伸向泥土深处。
又是一年的夏天,我的精神病犯了,每天烦躁不安,坐卧不宁。老同学阳生来看我。这家伙混得还不错,是个副局长。我们喝着啤酒,吃着猪头肉,天南地北地神侃。一和好朋友在一起,我象三伏天吃水井里的西瓜,爽啊。吃的喝的也差不多了。我们各自点燃起一支烟,舒服地过着烟瘾。阳生叹息道:前天我和许杨在一块吃饭了。我以为是他单位里的同事,就使劲想啊想啊想是不是在那天见过。阳生不怀好意地望着我:许杨是咱们班里的女同学。我又使劲地想啊想啊,想起来了,好象听你说过她和你一个楼里上下班。阳生是那种写材料特差但口才极好的人,随着他的叙述许杨的生活开始展现在我面前袅袅烟雾里。
班主任刘老师在看我的作文。许杨进班,刘老师说许杨你看看这篇作文,许杨随意翻阅着,但她很快被吸引住了。她羞涩地说:刘老师我多看一会行吗?
又到发作文本的时候,许杨跟学习委员说:我来发,我来发,然后她急促地把我的作文本塞进她的课桌里。
许杨的妈妈说:许杨,你成绩不是太好,爸爸给你找了一份工作,你下学吧!
许杨参加了工作,有一天晚上她跟妈妈说了她的少女心事。
爸爸妈妈多么疼爱这个长女啊。妈妈是过来人,知道初恋对许杨意味着什么。春禾太需要春雨的滋润了。
妈妈说:许杨,你爱他什么?
我喜欢他作文写得好,我喜欢他不讲卫生,我喜欢他痞里痞气……
妈妈微笑着点了点头。妈妈找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吸了三支烟,说,大妹子,我要找许杨谈一谈。
就在小路旁的郊区,春天,浅草才能没马蹄。我的父亲蹲在地上,小许杨站在他面前,低头摆弄着衣角。父亲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是父女在谈话。
父亲说:孩子,我们家穷啊!
小许杨不吱声。
父亲说:孩子,他的心高啊,他要考大学!
小许杨望着远处的电线杆。
父亲说:孩子,你们太小啊!
许杨恼怒了:叔叔,你到底答应我们不答应?
父亲默不作声,只顾低头抽烟。
许杨知道了,泪如春雨,她急转身跑向远方。
父亲喊道:许杨,许杨,那不是你回家的路。。。。。。
后来呢,后来呢?我急切地问阳生。这突然迟到的爱情象起风的湖水一样急切地拍打着我的胸膛,我的精神病一下子好了一大半。
后来她结婚了,生小孩了,后来她儿子考上大学了,后来她经常站在我们办公楼的窗子后面看你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去县政府拿文件,她听说你病了,心疼得真掉眼泪。那次同学聚会,她没去,她不忍看到她少女时的恋人会变成一个毫无朝气的人!她请我吃饭,带着她的女领导,那个女领导对她挺好的,答应一辈子为她保密。再后来我嘴吃馋了,隔三差五地去找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许杨,你今天不请我我会告诉他一切。我立马气急败坏:阳生,我们小县城工资水平又不高,她的儿子又在上大学,你怎么忍心哪!
阳生打着酒嗝儿晃晃悠悠去蒸桑拿,我听见防盗门撞击门框的声音,我少男儿郎橄榄一样回味悠长的恋情就这样被生活关在门外了。到底是谁关的?是许杨的妈妈吗?她没有错!是我的父亲吗?不,他只是小溪里的一块石头,稍许阻拦了一下流水的速度!是我吗?我根本不知道发生的一切,许杨啊,你要是再勇敢一点就好了,不,不能,早恋似乎也不妥......那到底是谁错了?
我几乎发疯了,我很快走到大街上,大街上都是水泥路,我想沿着柏油路再走一次,可我迷茫了......

共 25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青少年朦胧的爱情极珍贵,可迷迷糊糊就撒手丢失了,也说不清什么原因,也怨不得谁,待到许多年后,成家立业,娶妻生子,回味起来,才真真感到遗憾。缘分的事,说不清,留作幸福甜蜜的回忆也是一件幸事。 推荐共赏。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 -08-20 10: 8: 6 问候沙耕,欣赏佳作!小孩口臭
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孩子流鼻血怎么处理
宝宝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