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煤电顶牛战火再起

2019-10-08 23:34: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计划电”和“市场煤”的体制束缚下,煤电顶牛似乎没完没了。眼下,随着冬储煤高峰的来临,两大行业的战火再起。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近日发布报告称,煤价持续高位并继续攀升导致火电厂经营困难、经营压力加大。除此前已经报亏的中部六省和山东省外,东北三省的火电企业也加入亏损大军,至此已有10个省份的火电企业全面亏损。

今年三季报业绩披露的相关数据显示,煤炭与电力上市公司的业绩再次形成强烈对比,27家火电类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为133.6亿元,同比去年的160.7亿元下降了17%。而28家煤炭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总额为681亿元,同比去年的511亿元增长了33.2%。

中国能源网信息总监韩小平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煤电企业亏损主要是由于煤炭价格近期大涨,而电价却没有变化。此外,不仅煤涨价,由于柴油涨价也造成了运力成本的上涨,此种双重挤压对煤电企业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进入11月份以来,煤炭市场下游需求较为旺盛,沿海煤炭运价大幅上涨,各地报价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上扬。资料显示,兖矿集团不同煤种分别上调40-70元/吨不等,山西混合煤的价格则上涨了30-35元/吨不等。此外,江苏省、安徽省、江西省煤炭企业的焦煤、非电动力煤等煤炭价格也相继上涨30-100元/吨不等。

“目前北方地区采暖期即将开始,电厂开始冬储煤,一些电厂已经无钱买煤,可能产生不能保证电力、热力供应的风险。”中电联方面呼吁,继续坚持煤电联动的原则和机制,同时尽快研究科学合理的电价形成机制。

业内皆知,煤电长期冲突的根源,在于市场化的煤价,计划性的电价。煤价随行就市,但终端电价最终受国家控制,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厂网”分开之后,发电侧虽说“竞价上网”,但电网的市场垄断使这一切流于空谈。

为了解决顶牛的难题,国家发改委于2004年颁布了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也就是煤炭价格上涨时,电价随之上涨。按照设想,煤电联动机制可以将高涨的煤价顺加到电价。然而,中国的现实却很难随时调整销售电价。在此背景下,煤电联动机制的作用也越来越弱。

“各方利益纠葛不清,煤电顶牛像一个死结难以解开,两大行业的矛盾依靠煤电联动来解决只能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这些年发电企业却普遍反映煤电联动不及时,力度不到位,没有解决市场煤、计划电的体制矛盾。”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市场观察员李朝林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不过,李朝林指出,在电力体制改革推进了8年之后陷入停滞的困局之下,除了再度启动煤电联动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对此,厦门大学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颇有同感。他表示,“中短期还是要煤电联动,想来想去这还是唯一的方法。不过,从长期看,要彻底解决煤电矛盾,需要进一步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

针对价格“逢改必涨价”的难题,中投顾问研究总监张砚霖指出,其实对电力价格实行市场化改革并不意味着电力价格完全交给市场来决定,更多的是需要对电力行业进行市场化改革。

“在电力行业内引入竞价上网以及大型用户用电直供等机制,改变电力行业的垄断现状,通过在电力行业中引入竞争机制来改变电力价格的决定方式。”张砚霖认为,目前对于电力行业的改革已在国内局部地区开展试点工作,相信在“十二五”期间将会有步骤地推广。

潍坊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潮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聊城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潍坊治疗阴道炎方法
潮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