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揭秘青岛千名黑客我参与了百度反击战

2019-07-11 11:26: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揭秘青岛千名黑客:我参与了百度反击战

注:红黑联盟总部所在的青岛同仁们终于登上了报纸和易等站,值得庆贺吗?

1月12日上午7时,中国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遭遇前所未有的强烈络攻击,长达数小时内,百度旗下的所有域名均无法正常访问,由此引发了中国黑客的报复性攻击。而在这场轰轰烈烈的络反击战中,“中国红客”再度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

“国内红客的确参与了络反击,但事实的真相并非大家想的那样。”昨日,就百度遭袭一事,采访了岛城知名黑客——“青岛猛男”。据了解,目前在青岛的黑客少说要有2000人,其中一大半属于职业黑客。

百度被“黑”震动黑客界

“这次百度被黑,把国内的黑客都惊动了。”作为“青岛红客”小组——“从良黑客”的成员,“青岛猛男”告诉,在黑客圈里,百度一直是神话级的存在,因为它拥有大量的顶尖技术人员和雄厚的硬件基础,就像是搭建在络上的一座无形碉堡。以前也有一些高手,把百度作为自己的入侵目标,但几乎没有人成功。“听说百度甚至还请了以前的黑客高手,到他们那里担任安全维护。”“青岛猛男”说,1月12日一大早得知百度被黑之后,连上班的心思都没有了,立刻联系几个圈内好友,没想到其他人也都亟不可待了。当天中午,“青岛猛男”就跟朋友开了个碰头会,大家交流对此事的看法。

“当时我们都觉得这件事不简单,单靠一个人两个人的力量,根本做不到这件事。”“青岛猛男”说,虽然现在黑客被传得神乎其神,但任何一个正规站都不是能轻易被黑掉的。“首先,这个站自身必须要有安全漏洞,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后门。”“青岛猛男”说,从理论上讲,任何一个系统都不可能没有漏洞,但像百度这样的络系统,即使存在漏洞,也不是轻易能够被找到的,就算找到了也许早就做好了防御准备,据此, “青岛猛男”推测,是有人通过技术手段给百度强行制造了一个漏洞,然后才能成功入侵,“据我所知,青岛没有能够完成这项任务的黑客。”

岛城红客参与络反击

“从良黑客”是青岛的一个红客组织,最多时拥有14名成员,之所以叫红客不叫黑客,“青岛猛男”说,就是为了摆脱大家对黑客的误会,“作为红客,我们绝对不会用手头的技术做损人利己的事,这是我们跟黑客最大的区别。”虽然此次百度被黑轰动一时,但并非驱动黑客参与络反击的主要原因,真正撩起大家怒火的,是黑客入侵后写下的一句留言,自称是伊朗黑客联盟“Cy-ber army”(赛博联盟)。

“‘Cyber army’是伊朗最大的一个黑客联盟,他们的技术突飞猛进,在全球也是数得着的,一度被视为新兴的 ‘络恐怖组织’。”“青岛猛男”说,2009年12月中旬,这个组织就曾黑掉了美国的热门站。之后的调查也进一步验证了猜测,“青岛猛男”说,根据他们的分析,攻击百度的IP的确是伊朗那边的,而在中国最大的黑客组织——红客联盟主页上,也有人发出了反击行动的动员令。据了解,不少青岛的红客也参与了这场反击行动,当天下午,伊朗的个别官方站就被 “红客”入侵。

参与反“黑”不是第一次

据“青岛猛男”介绍,这并非青岛红客第一次参加络反击战,声势最大的是2006年青岛红客与在四川的某黑客联盟之间的一场对决。这事发生在2006年,当年7月14日,青岛的4家络公司主机突然死机,而且硬盘资料全被删除,造成数百万的经济损失。

得知此事后,很多青岛红客开始调查此事,青岛“从良黑客”也参与了这场战役。

“当时我们就调查这些公司的IP连接情况,发现大部分的不明封包都是从四川的IP地址发过来的,后来才知道是四川的某个黑客组织挑战我们。”青岛猛男说,没几天,他们就攻破了四川黑客的主机,把对方的电脑“全封”。此战之后,青岛红客全国闻名。

百度被“黑”真相存疑点

真的是伊朗黑客入侵了百度?对此,“青岛猛男”讲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告诉,依靠现在的技术,完全可以远程利用伊朗的机器对我国站进行攻击,所以很多中国黑客都对事件真相存在疑问。

对于百度被黑,“青岛猛男”认为并非职业黑客所为,他告诉,职业黑客一般都是“独行侠”,而要黑掉百度这样的“大鱼”靠单兵作战难度非常大,1月12日的百度被黑事件应该是一群人联合完成的,“青岛猛男”认为,背后的真相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某个大型黑客联盟发起的意气之争,另外就可能是别的大型络公司所为。

白天晚上“双面人”

采访对象:Crayzile

身份:岛城某企业程序设计师,中国红客联盟注册会员

已届而立之年的Crayzile目前就职于岛城某知名企业,担任程序开发员的工作,平时的生活与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而每当夜幕降临,Crayzile回到自己的家中,双手放在电脑键盘上时,Crayzile就如小说《化身博士》中一般,立刻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在络上能够呼风唤雨的“超人”。

1998年,正在上大二的Crayzile第一次在校园里的吧,认识了因特,虽然他是名文科生,但还是深陷络上的迷离世界。“现在学着当一个黑客很简单,络上到处都是速成班,学点基础络知识,然后花钱买一套黑客工具,不用半年就能当黑客,这跟我当时可不一样。”Crayzile说,当时络和计算机还没有现在这样普及,他学习计算机语言全靠课本,其枯燥乏味让人无法忍受,学习过程也断断续续。到大学毕业的时候,Crayzile已经成为了一个刚刚够级的黑客——拿记录器盗窃别人的键盘操作过程,用“字典程序”破译简单的络密码等等。

毕业之后,Crayzile游走于大大小小的IT公司,为了追寻自己的络梦想而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在工作中不断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然后在平淡生活的间隙,偶尔寻找一下络上的精彩与离奇。

“一个黑客是怎样炼成的?”Crayzile认为自己的经历代表了老一代黑客的共性,三十岁上下的年纪、一份稳定的正常职业,还有对待络的淡定心态。现在的Crayzile只是在圈内小有名气,他从不会做黑掉权威站来显示自己这样“幼稚”的事情。

攻破电脑只需10分钟

采访对象:吴坤(化名)

通过Crayzile的介绍,采访了岛城职业黑客吴坤,他是目前岛城要价较高的黑客之一,Crayzile告诉,他接一单活儿最低也要3000元钱,但技术在青岛可以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

“你能攻破我的电脑吗?”“只要你在上跟我说一句话,就等于给我开门了。”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吴坤很快就让的电脑死

机了一次,前后没超过10分钟。“其实我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吴坤告诉,他不光是能破坏对方的电脑系统,删除硬盘资料,还可以完全掌控对方的电脑,甚至破坏大型公司的络系统。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吴坤就一直没有正式工作,主要靠在络上帮人解决麻烦生活。“现在我赚的钱够花了,不想为了一碗饭而被人限制住。”吴坤说,他当黑客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享受自由。

作为一名职业黑客,吴坤是标准的“夜行动物”,吃完早饭上床睡觉,下午1点准时起床,然后是自由活动时间,吃完晚饭之后,吴坤便开始自己的络人生,每天如此。工作全靠熟人介绍,生人的活儿一般不接,因为技术过硬,吴坤并不缺财路,他对工作也有自己的选择标准。“严重触犯法律的我不接,欺负人的活儿我不接,还有,要看我的心情。”吴坤说,现在他的工作大部分是为专业的游戏工作室编写游戏外挂,完成一个就能赚到几千到几万元,其次还有一些调查性的工作或安全维护方面的工作。以前,也有人曾托吴坤破译别人的络邮箱或络相册,甚至破坏竞争对手的电脑资料,但吴坤从不接这样的工作。“我知道有人接这样的活儿,什么龌龊事都干,他们早晚会出事。”吴坤说,据他所知,目前岛城的黑客少说也有两千多人,其中一大半都是靠着这个吃饭的。

黑客已成势惜无缰绳羁

对于百度日前被黑后中国黑客报复性反击这一事件,中国海洋大学社会学专家崔凤教授谈了他对黑客的看法。“黑客,虽然是一个音译词,但其中不乏意译的成分,从字面来看就是一个非常规的产物。”崔凤认为,越来越多的络事件证明,黑客已经成为当下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这把双刃剑既可以惩恶扬善,也可能为非作歹。崔凤认为,目前对于黑客还缺乏约束和规范,而在公众心目中,对于黑客也缺乏理性的认识和批判,这使得黑客力量越演越烈。“我还是建议对黑客采取以堵为主、以疏为辅的政策。”崔凤表示。

微商城提现怎么进入
微信小程序怎么玩
个人微信开店怎么开
分享到: